海安7年206位行政领导出庭应诉

图片 1

“出庭应诉就是最重要的公务!”今天,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海安县县长单晓鸣在向记者谈起她出庭应诉后的感慨时说,“参加一次诉讼就能发现和纠正几个错误,一次庭审就能实现一次重大进步,我们可以更加直接地发现在管理上、制度上或者执法活动中存在的薄弱环节,提升亲民意识、勤政意识、服务意识、责任意识和依法行政水平。”
据海安县人民法院院长王平介绍,在2002年至2003年,海安行政诉讼共受案96件,却无一例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行政案件受案难、审理难、执行难,上诉率、申诉率、信访率居高不下。海安法院曾就此进行过调研,原因是行政机关负责人普遍存在“三怕”心理:怕当被告、怕出庭应诉、怕败诉。为了解决“三怕”,海安法院向县政府提交了司法建议书,主张将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列入业绩考核,强力推动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法院的司法建议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重视和支持。时任海安县县长、现任县委书记章树山多次肯定:“这个司法建议很好,可以推动‘一把手’学法、知法。老百姓不找县长找院长,标志着社会的进步。”2004年10月,海安县委下发《法治海安建设实施纲要》,将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制度作为法治海安建设活动的一项重要考核内容。
第一个代表政府站上被告席的是章树山。2004年7月16日,海安法院开庭审理行政许可法实施以来第一起涉及行政许可的案件。原告是一对农民夫妇,因不服县人民政府建设用地行政许可,将县政府告上法庭。坐在原告席上的居民张某想不到与他对簿公堂的是一县之长。张某说,县长亲自来,说明政府对老百姓的事很重视,给了老百姓据理力争、平等对话的机会,即使输了也服气。
“九旬老人起诉县政府,女县长出庭应诉”,该案入选2007年度江苏依法行政十大新闻。2007年5月,海安镇凤山村95岁老人谢安因老家280多平方米宅基地权属纠纷,将海安县人民政府告上法院。到任仅半年时间的县长单晓鸣出庭应诉,主动与谢老太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不怕民告官,就怕民闹官。当被告并不可怕,怕的是不敢当被告。我们行政机关负责人不仅要敢于站上被告席,还要敢于出声,积极主动地表达行政机关的立场,起到解释、宣传、沟通、协调的作用。行政官员出庭应诉是官民共同接受普法教育的好路径。”单晓鸣说。
县长亲自出庭,展现了海安县政府敢于负责任的形象,对推进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制度有标杆式的示范意义。现在,海安行政诉讼实现了从“民告官不见官”到“官民平等对簿公堂”的历史性突破,政府行政部门负责人出庭应诉已成为常态。根据海安县委的规定,有“四种情形”一把手必须出庭应诉:重大、群体性行政诉讼;行政赔偿的行政诉讼案件;行政机关当年在行政诉讼中败诉的;行政案件比较多的行政机关。
2010年底,海安建立了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百分评定制度。承办法官给行政部门负责人“打分”,从庭前准备、庭审表现、参与协调等方面进行评定,评定结果定期反馈,由监督机构及时通报并将其纳入法治政府建设的工作考核之中。县政府还建立案件审后评析制度,针对败诉案件分析具体原因,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并将这种追究细化到年终考核中,不断加大考核权重。
“行政负责人出庭应诉的过程,也是做群众工作的过程。”海安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焦广琪告诉记者,行政部门负责人出庭应诉使司法公信和权威得到群众更广泛的认同,在行政案件数量增多的同时,原告的服判息诉率却不断提升,近4年来实现了零申诉、零上访。

(钱军 梁文珠)
近年来,江苏省海安县大力加强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制度建设,今年以来海安县人民法院审结本地行政诉讼案件43件,行政机关“一把手”出庭和直接应诉的31件,应诉率达72.1%。
海安法院在受理本地行政诉讼案件以后,及时将相关案情及开庭时间通报给依法治县办公室和县政府法制办,
由依法治县办公室和法制办负责对各镇和县各部门落实行政首长出庭情况进行督促检查。县政府每季度对行政首长出庭应诉情况进行考评。
领导的率先垂范,机制制度的强化,使海安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工作不断向前发展,2003年以前,行政机关的败诉率都在30%以上。2004年县长章树山在行政诉讼中带头出庭应诉以后,
行政机关败诉案件大幅下降,而2005年和今年审结的本地行政诉讼案件中,行政机关败诉率则低于5%。
行政首长出庭有效促进了行政权力与公民权利的和谐互动,特别在社会转型时期成功遏制了行政诉讼案件的上升势头,近年来海安本地行政案件受案数一直控制在50件以内。行政首长在出庭过程中发现了不少胜诉案件中存在的瑕疵问题,从而要求执法人员在执法中充分考虑老百姓的权益保障和承受能力问题,执法人性化程度不断提升。行政决定变为老百姓自觉行动的比率越来越高,仅今年以来全县对行政执法的投诉率与2005年相比就下降了30%以上。

行政诉讼法修正案:民告官一把手须出庭

图片 1

2011年11月,平谷法院开庭审理一起行政诉讼案,平谷区区长张吉福出庭应诉。资料图片

新京报讯
昨日,《行政诉讼法修正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该草案首次提出,“民告官”案件,行政机关“一把手”应出庭应诉。同时行政诉讼不要求“具体行政行为”,也让民告官更易立案。

海安7年206位行政领导出庭应诉。“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行政,而依法行政的重要保障是行政诉讼制度。因此,这次修法对于促进十八届四中全会将要确定的‘依法治国’任务和目标的实现将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北京大学教授姜明安说。

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修福金调查,由于地方政府直接或者隐性干预,大量符合行政诉讼标准的案件得不到受理,行政诉讼案件存在“立案难、审理难、执行难”的问题。

对此,此次修正案对原法律进行相应修改,确保行政诉讼法可以得到公正执行。该草案的最大亮点是首次提出,“民告官”案件,行政机关“一把手”应出庭应诉。

同时,综合各方意见,该草案将行政诉讼起诉期限从“三个月”延长到“六个月”。据了解,目前行政诉讼案件实践中,存在超过诉讼期限的情形。对此,草案将起诉期限从三个月增加至六个月,这既有利于保护当事人诉权的实现,又不至于过分影响行政效率。

亮点1 官员应诉制打破“告官不见官”

“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不能出庭的,也可以委托相应的工作人员出庭。”

解读:“当前我国”民告官“案件存在立案难、审理难、执行难的”三难“问题。”中国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建顺认为,这与行政机关和法院存在利益勾连不无关系。由于利益上的原因,民告官案件,行政机关打个招呼就可以不予立案,造成行政诉讼案件立案难的尴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