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官法官风流倜傥道调整 再审“冤家”法庭言和

图片 1

(区鸿雁 徐钟)
“感谢司法机关!感谢两院!”5月9日上午,接过法庭转交的46000元赔偿金,云南省会泽县居民老吴和他的“冤家”齐声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事情还得从2007年2月说起。当时,会泽县金钟镇政府应当地居委会的需要,为辖区第5村民小组修建了一个抗旱蓄水池,修建资金由镇政府全额拨付。水池修建好后,金钟镇政府于当年3月28日以文件规定形式将该农田水利工程交由村(居)委会全权管理经营,同时明确在防汛、抗旱季节具体操作由水务所统一指挥和调度。2008年7月10日下午5点左右,原金钟镇居民李女士做完农活路经第5村民小组的抗旱蓄水池水池时,不幸掉入池中溺水死亡。李女士死亡后,留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父母。经多次协商无果,老吴将镇政府、居委会和
水务所告进法庭,要求判令连带赔偿经济损失11万余元。鉴于蓄水池没有安全防护措施和设置安全警示标志及受害人行走不慎等原因,法庭判决居委会、水务所分别赔偿受害人家属3万和2万余元。
两审终审后,居委会、水务所以修抗旱蓄水池是为群众办好事等为由向曲靖市检察机关申请抗诉。随后,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以“原一、二审适用法律错误”为由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抗诉,云南省高院指令曲靖中院组成合议庭另行再审。
4月28日,为方便当事人,曲靖中院审判监督庭承办法官与抗诉机关曲靖市检察院民行处的检察官一道走进案发地公开开庭。再审审理中,经过承办法官和抗诉检察官的近4个小时的共同说法析理,居委会、水务所自愿赔偿受害人家属经济损失46000元。

图片 1

接过法官递过来的4万元赔偿,冰释前嫌的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近日,经过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法官的努力,这起经过两级法院6次审理的交通肇事案终于圆满化解。
李锐与刘洪均系会泽县某单位职工。2005年4月26日,刘洪到昆明保养自家轿车,邀约同单位好友陈平、陈素和李锐同车前往。第二天返回会泽途中,四人在嵩待高速公路东川叉路口吃晚饭时均饮了酒。晚饭后,由李锐驾车返回会泽行驶至嵩待高速公路时与张信平驾驶的东风型货车发生追尾相撞,造成乘车人陈平、陈素重伤,驾驶员李锐轻伤,刘洪轻微伤。经交警部门认定,李锐负此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陈平、陈素伤后在会泽、昆明住院治疗,二人经鉴定,陈平为4级伤残,后期治疗费评估为7000元,陈素为一级伤残,后期治疗费评估为8000元。2005年12月6日、13日,李锐在未通知刘洪到场的情况下,分别与陈平、陈素达成赔偿协议,同意赔偿陈平各项损失费合计348000元,赔偿陈素各项损失费为491693.63元。
2006年2月10日,当地检察机关以案发后李锐能够积极赔偿伤者损失,对李锐作出不起诉决定。李锐认为,自己是在帮刘洪开车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刘洪应对事故的损失承担70%的赔偿责任,自己承担了赔偿责任后有权要求刘洪偿付其应承担的部分,故向会泽县法院起诉要求刘洪偿付人民币314192.57元。会泽县法院经审理作出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不服,提出上诉。曲靖中院经审理作出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的民事裁定;会泽县法院重审后,作出驳回李锐诉讼请求的判决;李锐仍不服,又向曲靖中院提出上诉,曲靖中院二审理后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李锐不服终审判决,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指令曲靖中院对该案进行再审。
曲靖中院审监庭再审审理中,承办法官发现双方当事人均有和解意愿,只是在赔偿的数额上存在争议。经过反复数次对双方当事人做工作,通过明予法理,晓予情理,终于明白各自存在过错的双方当事人最终达成由刘洪支付赔偿款10万元给李锐的协议。协议签订后,刘洪当着法官的面付给李锐第一期赔偿款4万元,余款6万元将于2011年1月31日之前一次性支付完毕。

左①生活恢复平静的于秀敏在打理自己那份小生意 右上②检察官研讨案情
右下③来之不易的和解协议书

“这些年来,我承办过标的额上亿的申诉案,也经手办理过案情疑难复杂的抗诉案,可这起不算典型、也不常见的‘小案子’,却让我内心充满了成就感。因为这起案子,真真切切地体现着我们民行检察工作的重要意义和价值所在。”

检察官法官风流倜傥道调整 再审“冤家”法庭言和。2018年春天,在丈夫去世后的第13个清明节,于秀敏终于拿到了物流公司返还的保险赔偿金。为了6万元的赔偿金,这名山东青岛女工打了13年官司,一直打到最高人民法院,“不光是为了钱,更想要的是公道。现在,俺算是给了孩子他爸一个交代”。

“这些年来,我承办过标的额上亿的申诉案,也经手办理过案情疑难复杂的抗诉案,可这起不算典型、也不常见的‘小案子’,却让我内心充满了成就感。”承办此案的山东省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一处检察官杜文婷对记者说,“这起案子,真真切切地体现着我们民行检察工作的重要意义和价值所在。”

这究竟是一起什么样的“小案子”,一路打到最高人民法院?历时13年的这起案件背后,有着怎样曲折的经历呢?为了最终的公正,当事人和检察机关又付出了怎样的努力?日前,记者对此作了深入采访。

丈夫死亡

公司扣留保险赔偿金

“2006年元宵节”,虽然已过去十多年,于秀敏仍能清楚记得那个日子。为了赚钱养家,丈夫刘刚与家人过完春节便匆匆离家,与同事张大力一起去供职的顺达旺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流公司”)跑运输送货去了。

刘刚的家庭条件不好,家里有三个孩子,妻子没有工作,老父亲常年患病,他总是想尽可能多挣些钱。

当天晚上11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夜晚的宁静。接完电话,于秀敏呆坐在地,大脑一片空白。因驾驶员张大力操作不当导致严重的交通事故,张大力和刘刚当场死亡。

车祸、死亡……早上还在一起说说笑笑的丈夫,此刻竟与她阴阳两隔。这样的结果,让于秀敏无法接受。没了丈夫,她就是家人的主心骨,她不能倒下。于秀敏料理完丈夫的后事,承担起家庭重担。

丈夫所在的公司是青岛市规模比较大的物流公司,管理也比较正规,为员工缴纳了“五险一金”。根据交警部门的认定,驾驶员张大力负事故的全责,刘刚无责任。当地社保部门对刘刚进行工伤认定后,向其法定继承人支付了丧葬费、工亡补助金等共计7.7万余元。

此外,物流公司还为公司的大货车投保了车辆损失险、第三者责任险、车上人员责任险等商业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依据保险合同,向公司支付了车上人员刘刚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抚养费等共计6万余元。

6万元虽然不多,但对一个失去顶梁柱的家庭来说也很重要。没想到,物流公司认为刘刚家属已收到社保的赔偿金,不应该获得“双份赔偿”,于是扣留了这笔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