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妪欲告亲儿 只因相聚时间少

(张荣辉 谌嵘嵘)
7月6日一大早,江西省铜鼓县人民法院来了一群特殊的人——他们既不是当事人,也不是来咨询诉讼方面的问题,他们是吴平道全家人。吴平道的子女们将一张用大红纸写好的感谢信交到院长手中,并连声说:“感谢铜鼓法院,是你们培养的好法官救了我母亲。”
7月2日下午5点多,铜鼓法院行政庭法官涂绪勇在从乡下办案回来,途经该县永宁镇西湖村时,路旁几位年轻人挥着手,边哭边喊:“快救救我母亲!她快要死了!”
涂法官迅速停车施救,发现路旁躺着一位不省人事的老太太,是被升降机台压伤的,此时伤者胸部、背部伤势严重,脸色铁青,呼吸困难,有生命危险。“时间就是生命”,涂法官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快救人。他一边与伤者的子女们一道把伤者扶上警车,一边电话联系当地县医院120做好急救准备。
到了医院,涂法官与伤者的子女们忙上忙下,一直到把伤者送入急救室后,涂法官才悄然离去,而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伤者的子女们因着急还没得及问这位好心人叫什么名字在什么单位工作。
“人醒过来了!多亏了您出手相救……”第二天一大早,放心不下的涂法官来到县医院看望这位伤者时,伤者的子女们握住涂法官的手激动的说道。
原来,这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是趁着农闲过来帮儿子建新房的。老太太想在升降机落地之前捡起升降机下面的一个水泥袋,但是衣服被挂住了,悲剧一瞬间发生了。重达半吨的升降机重重地压在了老太太身上,而临时帮忙照看升降机的工人也不会使用升降机。“赶快断电”,有人喊道,随后赶到的子女们设法撬起升降机,将老太太拉了出来。
老太太的子女在路上拦了几辆车,都没有停下,幸亏此时正好碰到了办案回来的涂法官。面对老太太的家属们的真诚,涂法官表示:“你们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我只是做了一件我应该做的事,换了其他法官也会这样做的。”

谢谢法官,让我能和我儿子有更多时间相聚!。5月29日上午,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太太面带微笑离开了渝水区法院,临走时,还不忘这样感谢法官。

七旬老妪欲告亲儿 只因相聚时间少。4月9日,河南省虞城县人民法院法官巡回调解了一起赡养纠纷案件,72岁的刁桂荣与6个子女达成谅解,当场签定了由6子女轮流照顾、平均耕种承包地的调解协议。
刁老太太共生育3个儿子、3个女儿,都各自成家立业。刁老太太的丈夫于2004年因病去世,2007年7月刁老太又因病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由于大儿子、二儿子很少尽赡养义务,承包地由三儿子耕种,对老人的赡养问题使其子女间发生了纠纷。刁老太遂于今年3月份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6子女每月支付生活费100元,大儿子、二儿子承担所欠医疗费2400元,以后的医疗费由6子女平均分担。为妥善解决老人的赡养问题,考虑到刁老太太瘫痪、行动不便等原因,办案法官决定到老人家中巡回办案、现场调解。
调解中,三个女儿情绪比较激动,诉说三年来都是她们照顾着母亲的艰难,大哥、二哥很少过问,也不承担各种费用。法官注意到刁老太的儿女们只是在赡养老人的安排上和医疗费的承担上达不成一致意见,于是抓住他们有赡养母亲的心意,经过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子女们在赡养老人问题上达成了一致意见。

老太太姓陈,老伴早年去世,前段时间又不慎摔伤了脚,生活不方便。可一双儿女全在外地工作、定居,一年也难得回来两次。虽然老人的退休金足以保障衣食,可她还是希望儿女能经常回来照顾生活,陪她说说话,可子女们总说工作忙。她要求搬过去和他们同住,子女又不同意。无奈之下,老太太便想到求助法院。

法官,我现在一个人孤苦无依,你可要帮帮我!看到老太太一个人拄着拐杖进法院,立案大厅负责立案接待的廖法官赶紧上前招呼老人坐下,并询问老人有什么困难。老人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出实情,并反复说到:我现在是想请求法院判决准许我和儿子经常回来看我或者我搬过去和他们同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